特殊儿童心理

阿斯伯格综合征,可能被诊断为其他发育障碍类型

2015-08-14 点击数:4349
有时候,孩子已经有过了其他方面发展障碍的诊断,而这些障碍又和阿斯伯格综合征相关,其中包括注意力、语言、运动、情绪、饮食以及学习障碍等,这些诊断也可能会进一步引发正式的阿斯伯格综合征的诊断。

1、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

一般大众对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还是有所了解的,所以父母和老师可能会注意到一个不能维持足够注意力、做事鲁莽冲动、兴奋好动的孩子。虽然多动症的诊断可能会在某些方面说明孩子的问题,但是还不足以解释孩子在社交、语言和认知方面的异常特性,那些倒是更符合阿斯伯格综合征诊断的范畴。在这种情况下,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是第一个被正确诊断的症状,但是诊断的路还没完。
临床上也认为某些阿斯伯格综合征孩子在有些时间里会合并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这已被几个研究成果证实(Ehlers and Gillberg 1993;Fein et al. 2005;Ghaziuddin,Weider-Mikhail and Ghaziuddin 1998;Klin and Volkmar 1997;Pery 1998;Tani et al. 2006)。 这两种诊断并不互相排斥,孩子能从与这两种诊断相关的医疗治疗和教育方案中同时受益。
我也观察到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孩子有好动的情况,但也不一定就是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这种多动可能是对高度紧张和焦虑状态的反应,比如,在一个新的社交环境中孩子就没办法安静地坐下来放松自己。所以,在确诊是不是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之前,要分析清楚那些导致注意力不集中和多动的因素,这一点很重要。

2、语言障碍

一个年幼的阿斯伯格综合征儿童,一开始很可能是因为语言发育的迟缓而被推荐到一个语言治疗师那里去评估和治疗,经过一系列交流能力的测试后,发觉他不仅符合典型语言发育迟缓的特征,还符合一些其他特别的特征。评估结果会显示出其语言迟缓,而且不同于通常的语义语用障碍。患有语义语用障碍的儿童可以正确地掌握语法、词汇和发音等语言技能,但是他们很难正确地在社交中运用语言,不能掌握交流的技巧以及语言的社会意义(Rapin 1982)。此类儿童总会望文生义地理解别人说的话。语义语用障碍或许可以解释一个孩子语言上的某些特征,但是通过对其他能力和行为的全面评估,会显示出这个孩子更符合阿斯伯格综合征的诊断。
阿斯伯格综合征和语义语用障碍之间的诊断界限很难严格区分(Bishop 2000)。接受性语言迟缓会造成低幼儿童的社交问题(Paul,Spangler-Lonney and Dahm 1991)。一个孩子如果不能理解别人的话,别人也不能理解他自己讲的话,则会造成孩子的焦虑和社交上的退缩。这种情况下,他的社交退缩主要来自语言能力方面的问题,而不是像阿斯伯格综合征那样是由于社交思维和推理能力上的问题。所以,我们在诊断中需要区分语言障碍和阿斯伯格综合征的结果。但不管怎么说,一个同时具有语义语用障碍的阿斯伯格综合征孩子,也会受益于那些针对语义语用障碍孩子的训练内容。
3、运动障碍

由于缺乏应有的协调性和灵巧度,父母或老师可能会说一个孩子是笨手笨脚的。他可能系不上鞋带,起不了自行车,抓不住球,写不好字,跑步和走路总显得怪模怪样的。他常常会被带到精细动作治疗师或理疗师那里去做评估和治疗。评估结果可能会确认他在运动功能方面的迟缓或者存在一些特别的运动障碍,但是治疗师可能还会注意到他在发育过程中一些奇怪特征和能力方面的局限,从而成为第一个怀疑他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的专业人士。尽管运动协调功能方面的迟缓导致他最终被诊断为阿斯伯格综合征,但他可以从那些治疗运动障碍的训练内容中提高精细动作能力。
有些阿斯伯格综合征儿童还可能发展出无法控制的剧烈的突然的身体抽搐(motor tics)和无法控制的声音抽搐(ocal tics),显示出了抽动秽语综合征(Tourette's Syndrome)的特征(Ehlers and Gillberg 1993;Gillberg and Billstedt 2000;Kadesjo and Gillberg 2000;Ringman and Jankovic 2000)。本来是因为身体抽搐或声音抽搐而去做有关抽动秽语综合征的检查,但可能最终变成阿斯伯格综合征的诊断。
4、情绪障碍

我们也知道阿斯伯格综合征儿童常常会有情绪障碍(Attwood 2003a)。有些儿童看起来一直被焦虑所困扰,可能会患有广泛性焦虑障碍(Generalised Anxiety Disorder,GAD)。例如,有些阿斯伯格综合征儿童在社交场合里努力运用自己的智力能力而不是先天直觉来应付社交压力,所以他们自始自终出于精神上的警觉和焦虑状态,这可能会导致体力上、精神上的筋疲力尽。
这些儿童会发展出一些自我补偿的办法来逃避那些带给他们焦虑压力的处境,比如逃学或者在学校里装聋作哑(Kopp and Gilberg 1997)。他们可能会对某些事情显现出强烈的焦虑情绪或是极度恐慌的反应,比如怕狗叫或日常生活规律的改变等等。那些被送去精神病医生、心理医生或是其他精神障碍资料机构的儿童,在做过详尽的发育病史调查后,可能会被诊断为阿斯伯格综合征儿童(Towbin et al.2005)。
有些儿童会因为意识到自己与社会融合的重重困难而陷入精神压抑,这种压抑感可以内化为自我怀疑和自暴自弃,甚至导致自杀念头;或者外化为指责别人,动辄大怒或大惑,尤其是在他不能理解所面临的社交问题时,他或许会自责自己“我真是个笨蛋!”或者是指责别人“这全是你的错!”心情非常压抑或是经常需要控制自己的愤怒情绪,也可能是导致阿斯伯格综合征诊断的第一个信号。
5、饮食障碍

饮食障碍可以表现为由于感觉过于敏感而拒绝吃某些特定质地、气味或味道的食物(Ahearn et al. 2001),也可能表现为很不寻常的食物选择,或是食物摆放的样式(Nieminen-von Wendt 2004)。那些因为进食量、挑食或体重问题被带去看小儿科医生的儿童,最后也常常会出现阿斯伯格综合征的诊断。还有些研究提出了阿斯伯格综合征儿童普遍的体重过轻现象,可能是源自他们的焦虑心态以及对食物的感觉过敏(Bolte,Ozkara and Poustka 2002;Hebebrand et al.1997;Sobanski et al. 1999)。
严重的饮食障碍, 如神经性厌食症,也可能和阿斯伯格综合征相关,大概18%-23%的患有神经性厌食症的青春期少女,同时也呈现出阿斯伯格综合征的症状(Gillberg and Billstedt 2000;Gillberg and rastam 1992;Gillberg et al. 1996;Rastam,Gillberg and Wentz 2003;Wentz et al. 2005;Wentz Nilsson et al. 1999)。
所以,如果孩子有饮食问题,应考虑进一步评估是否需要阿斯伯格综合征的诊断。
6、非语言性学习障碍

如果一个小孩子被发觉智力和学习能力与众不同,经过正式的脑神经科评估后,可能会被查出在语言推理能力(即语言智商,Verbal IQ)和视觉-空间推理能力(即操作智商,Performance IQ)之间发展非常不平衡。如果他的语言智商要大大超出操作智商的话,可能被诊断为非语言性学习障碍。
非语言性学习障碍(Non-verbal Learing Disability,NLD)的主要缺陷表现在以下方面:视觉知觉组织能力,复杂的心理运动能力(psychomotor skills)和触觉知觉能力,对新事物的适应能力,时间感,机械计算能力,社交认知能力和社交互动能力。而他们听觉知觉、识字、语言记忆以及拼写方面的能力则比较优秀。这些现象揭示出大脑右半球的功能性失调以及脑白质的损伤(Rouke and Tsatsanis 2000)。
在非语言性学习障碍和阿斯伯格综合征之间有多少是重叠的现象,一直是医学界继续探讨和研究的方向(Volmar and Klin 2000)。如果一个孩子被诊断为非语言性学习障碍,后来又被诊断为阿斯伯格综合征的话,我们对这个孩子独特的认知能力的了解,会极大地帮助学校的老师因势利导地制定适合他学习特点的教学内容和计划。
苏州市思而优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是苏州首家关注儿童心理发展的机构
Copyright @ 2015-2018 苏州市思而优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苏ICP备15026510号-1
任何个人或单位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转刊 本网站涉及内容最终解释权归苏州市思而优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 请勿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