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互动与发展

儿童、玩耍与想象力:我们稀缺的精神资源

2016-01-04 点击数:2505

文 | 编辑整理自《三联生活周刊》

有人问弗洛伊德,怎样才可以过快乐而且有成效的一生,弗洛伊德说:Liebenund Arbeiten(爱与工作)。

心理学家大卫·艾肯(DavidElkind)在后面加了一个词,Spielen,也就是。在他的理论中,工作(努力)与游戏构成了人生的金三角:一个人成年之后的悲剧,就是将三者分离开,或者三缺一。爱、工作却无玩耍容易身心疲惫,抑郁不欢;爱、玩耍却不工作,则不长进,游戏人生;工作、玩耍而无爱,则生命缺失意义。

但是,在一个人的童年,爱、努力与玩耍却是很自然地交织在一起的。当孩子用蜡笔画一幅画,他们学会了颜色如何混合。当他们用积木搭造出一个城堡,他们理解了结构与稳定性。当他们用小珠子编成一串手链,他们懂得了对称与花样。当他们玩大富翁或西洋跳棋时,他们学会的不仅是策略,还包括如何阅读别人的身体语言和语气,并从别人的眼睛中认识自己。当他们玩捉迷藏时,他们学会如何制定、遵守规则和互相尊重。

这种自发自在的玩耍(与大人组织的活动,或者寓教于乐的教学不同)是孩子学习和理解周围世界的最基本模式,而且,他们热爱这个过程,从中获得无穷的乐趣。

加州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艾莉森·高普尼克(著有《摇篮里的科学家》、《宝宝也是哲学家》)认为,孩子自发玩耍的方式与科学家做研究的思维非常相似——观察、假设、推理、实验、求证,由此形成对于周遭世界的因果脉络图,并对其可能性保持足够开放的态度——这是最有效的探索世界是怎么运行的方式。

在研究孩子如何通过玩耍理解周围的环境时,高普尼克提出了探索利用的区别——孩子更愿意探索周围的环境,而成年人则倾向于利用周围的环境探索意味着根据现实情况不断提出假设,想象新的可能性;利用则意味着要大量依仗过去的知识和经验,以节省时间,少犯错误。比起去一家新餐厅吃饭,去一家你常去的餐厅吃饭更靠谱。她同样认为,这种由玩耍所驱动的探索欲望在四五岁时达到最高值,之后,对于结果的关心会逐渐超过对过程的好奇。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个年龄的孩子开始上学了。

1936年,瑞士儿童心理学家让·皮亚杰就提出,玩有助于孩子的认知发展。按照他的理论,孩子是通过玩来理解世界的。婴儿的玩是身体性的,他们用触觉感知世界,什么东西都要塞到嘴里。然后是练习式的玩——一个孩子不断爬上爬下,或者一次又一次地打开一个瓶盖。再然后就是想象游戏”/“假扮游戏make believe/pretendplay),孩子从现实世界中吸收想法和概念,然后应用到虚构的世界中。对孩子的心智成长而言,这种假扮游戏可能是最重要的一种玩——通过想象,他们将大大的世界微缩到他们的智力能够掌控的大小。

小猫也会假装打架,但它们不会假装像人一样打架;而人类的孩子却会假装像猫一样打架,他们还会假装自己是公主、王子、海盗或超人。路上随手捡到的一个盒子就可以变成一艘船、一辆汽车、一架宇宙飞船——盒子很可能是一个孩子能得到的最好的玩具,因为它包含了无限的神秘性和想象空间。

按照皮亚杰的观察,想象游戏18个月大就开始了——一个小孩子会拿着勺子假装喂泰迪熊吃饭。这是一个他观察到现实生活中妈妈喂他吃饭这件事之后,以自己的方式内化这个信息。这时候他已经知道真实与虚构的区别。当他们慢慢长大,有了自己的玩伴,这种游戏会变得越来越复杂,他们会编织出不同的情境,扮演不同的角色,并通过协商和谈判解决游戏中发生的冲突。

耶鲁大学心理系儿童研究中心的科学家多萝西·辛格(Dorothy Singer)一生专注于研究这种想象游戏。她发现,游戏玩的越多的孩子,往往语言能力发育更快,社交能力更强,更具有领导能力。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这种涉及假装与想象游戏有助于孩子们发展一种关键的认知技能——执行性功能。执行性功能有很多不同的元素,核心就是自我管制。具有良好自我管制技能的孩子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克制冲动,遵守纪律。

3岁到5岁的孩子尤其专注于想象的玩。辛格博士认为这是孩子最有魅力的年龄——他们处于想象力的巅峰,没有禁忌,没有压抑,没有恨意,毫无保留地向世界敞开自己。她说:在我看来,就是孩子训练内在的自我,模仿周围的行为,尝试新的事物。成年人常常觉得孩子的非常孩子气,显得幼稚可笑,但其实是孩子应对未来现实挑战的演习,他们自己做出决定,自己解决问题,他们是强大而有力的。

在辛格博士90年代初写成的《想象之屋:儿童的玩耍与想象力》(The Houseof Make-believeChildren'sPlay and the Developing Imagination)一书中,她提出,想象的能力是大部分儿童天然就具备的能力,但有一些元素能进一步促成这种探索的意愿:

第一是简单的东西或者道具,以刺激关于冒险的幻想(比如一只宠物可以激发关于一只野兽或者秘密守护者的想象);

第二是玩的空间、时间,必须是开放的、非结构性的;

第三,孩子的生命里必须有一个关键的大人以尊重和喜悦鼓励与保护他们的发明。

辛格博士回忆自己小时候的玩耍:我们住在一个公园边上,公园里有很多像冰川一样的岩石。我和两个好朋友每天都在那里玩。我们每天奔跑着、追逐着、大叫着冲过公园。我们假装自己住在一个城堡里,或者占据了一个堡垒。我们玩好人抓坏人的游戏,有时候是西部牛仔大战印第安人,谁被抓住了就被关起来——划出树的一角就算是监狱了。我们每天都会发现一些新东西,然后拿那些小玩意假装是现实世界里的东西,树枝、树叶、鹅卵石都可以当午餐,找到一根长管子当号角,拿树枝敲着树桩就是战鼓擂动……”

她说:我的感觉是,孩子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是一样的。他们被同样的事情所吸引:爬树、玩水、躲猫猫、他们充满想象力。今天所不同的是,他们有多少时间和空间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以及是否有人愿意守护他们玩的天性和权利?


说明:本文编辑整理自《三联生活周刊》。文章转自微信公号【问对教育】。

苏州市思而优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是苏州首家关注儿童心理发展的机构
Copyright @ 2015-2018 苏州市思而优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苏ICP备15026510号-1
任何个人或单位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转刊 本网站涉及内容最终解释权归苏州市思而优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 请勿建立镜像